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writing an exact man.

唐·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欢迎关注

The Chaser 追逐者/解酒水 John Collier 中文翻译

发表时间:2021/2/17 8:16:51  浏览次数:66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追逐者》一文讲述了一位年轻男子为了追逐爱情,不惜去寻求爱情水,以求获得其可望而不可得的爱情的故事。作者约翰·柯里尔,1901年生于英国,后移居美国,从未上过大学,十八九岁时就立志要成为诗人,以短篇小说著名,也著有大量成功的戏剧作品。
Alan Austin is in love with Diana, but she does not return his affection. He goes to a chemist for some help. The chemist first shows Alan a poison which he calls a “glove cleaner,” but Alan is not interested.
追逐者
By John Collier
[译文]艾伦·奥斯丁,紧张得像只小猫,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进了裴尔街区的一个楼道,黑乎乎的楼梯咯吱咯吱直响。他在昏暗的平台上停了下来,仔细张望了许久,才看到了那扇门,门上那个模糊不清的名字正是他要找的。
按别人说的,他推开了门,门里面是一间很小的屋子,屋里几乎没什么家具,除了一张餐桌,一把摇椅,还有一把普普通通的椅子。一面脏乎乎的暗黄色的墙上搁着两个架子,架子上陈列着十几个瓶瓶罐罐。一位老人正坐在摇椅上,看着报纸。艾伦一言不发把别人给的那张卡片递给了老人。
“请坐,艾伦先生,”老人礼貌地说。“很高兴认识你。”
“是真的吗?”艾伦问,“你真有那种药吗,有--嗯—很神奇效果的哪种药吗?”
“我亲爱的先生,”老人回答到,“我这儿的货不是很多—泻药、长牙药我可没有—不过,我的东西虽不多,品种可也不少。而且我的这些药,它的药效,严格来说,可没一样可以说是普普通通的。”
“嗯,实际上…….”艾伦开口说。
“像这一瓶,” 老人打断艾伦,指着架子上的一瓶药水说,“这瓶药水跟水一样没颜色,也几乎没有味道,掺在水,葡萄酒,或者其它饮料中很难被察觉。就算是进行尸体解剖,就现在所知的方法来说,要发现也很难。”
“你的意思,它是毒药吗?”艾伦惊恐的喊道。
“你要是愿意,称它手套清除剂也可,”老人漠然回答,“也许它可以清除掉手套,我没试过。或者称它生命清除剂也未尝不可,生命有时也需要清除,人类才能得以净化。”
“这东西我可一点都不想要,”艾伦说。
“不要更好,”老人说,“你可知道这东西的价格?一茶匙的量,也够用了,我卖五千美元,绝对不能少,一分也不能少。”
“你的药不会都这么贵吧,”艾伦忧心忡忡。
“噢,亲爱的,不全这么贵,”老人说,“像这爱情水,如果我开这么个价,那可不是个好标价。买爱情水的年轻人很少有五千美元的,要不,他们也不会需要爱情水了。”
“听起来真是让人高兴,”艾伦说。
“我这么想来着,”老人说,“要是一样东西让顾客满意了,当他需要其它东西时,就会再回来,即便是更贵的货物,只要是有必要,省吃俭用他也会凑足了钱来买的。”
“那,”艾伦说,“你真有爱情水卖?”
“没爱情水,”老人说,“我会跟你罗嗦那些吗。一个人要是没点能耐,别人怎会这么信任他。”
“那这些药水,”艾伦说,“他们不会只是--只是—嗯—”
“哦,不会,”老人说,“药效会持久存在,服了这药水,他的爱情之水将会绵绵不断如滔滔江水,偶尔心头掠过的那爱的小浪花,只会是那其中的沧海一粟,当然这种偶尔的爱的浪花自然也有,哦,是,当然包括在内。但他们会源源不断,持之以恒,经久不衰的。”
“哦,天哪!”艾伦说,竭力摆出一副置身之外的神态“那真太有趣了!”
“你再想想精神方面!”老人说。
“好,我会。“艾伦说。
“她对你不会再漠不关心,”老人说,“却是忠心耿耿。也不会再吹毛求疵而是柔情蜜意。年轻的姑娘只要吃过这么一小点儿爱情水---掺在橙汁、汤汁或是鸡尾酒中,丝毫闻不出味道---不管她之前多会寻欢作乐,吃过后,就会像变了个人似的。什么都不会想,什么都不会要,只会想一个人跟你呆着。”
“真让人难以相信,”艾伦说,“她可喜欢呼朋唤友了。”
“以后她不会喜欢了,”老人说,“她会担心,你在聚会上会碰到漂亮姑娘。”
“她真会嫉妒吗?”艾伦欣喜若狂,“会为我吗?”
“会的,她会希望,对于你来说,她就是你的一切。”
“她已经是我的一切了,早就是了,只是她不在乎而已。”
“服了爱情水后,她会在乎的你,会非非常常在乎你的。你将会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乐趣。”
“太棒了!”艾伦叫道。
“她会想知道你所做的一切,”老人说,“当天你所发生的一切,字字句句都想知道。她会想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你突然笑了,为什么你会看上去很伤心。”
“这就是爱情!”艾伦叫道。
“对,是爱情,”老人答,“她对你的照顾将会是那样的无微不至!她绝不会让你累着,绝不会让你在风口坐着,对你的饮食她也丝毫不会有疏忽。如果你迟到半小时,她会惶恐不安,担心你是不是被杀了,是不是被哪个狐狸精给迷住了。”
“真难想像戴安娜会成哪样!”艾伦喜不自禁。
“你不需要发挥你的想象力,”老人说,“另外,还有,因为这世上总是不乏狐媚妖艳的女子,万一你以后稍有放纵,也不用担心,最终她会原谅你的。当然,那是会带给她很大的伤害,但最后她还是会原谅你。”
“不会发生那样的事,”艾伦激动地说。
“当然不会,”老人说,“不过,即便发生了,你也用不着担心。她永远不会背弃你,噢,绝对不会!而且,她也绝对不会给你造成一点,一点点的不快。”
“那要多少钱,”艾伦问,“你这神奇的药水。“
“没那个贵,”老人答,“那个手套清除剂,或者我有时会叫它,生命清除剂。没它贵,那要五千美元,绝不能少给一分钱。能奢侈一下买这种药水的,年龄肯定比你大。得存上点钱才买得起这个。”
“那爱情水呢?”艾伦问。
“哦,这个,”老人答到,一边拉开餐桌抽屉,拿出一个看上去又脏又小的药水瓶,“这只要一美元。”
“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艾伦,看着老人把药水灌进小瓶,说。
“我非常乐意为你们效劳,”老人回道,“那么,如果你们以后生活宽裕点了,才会再回来购卖一些更贵的东西。拿好了,它的药效非常好,这点你以后会知道的。”
“谢谢你,”艾伦说,“再见。”
“Au revoir,(再见)”老人说。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根根的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