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writing an exact man.

唐·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欢迎关注

冲突话语的基本结构及其理性解读

发表时间:2021/10/29 20:39:23  来源:外语研究  作者:张结根  浏览次数:4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摘要:本文基于某电视剧中全部冲突话语语料归纳出冲突话语的基本结构,并从理性视角解读各结构成分间的意义关联。一段完整冲突话语由先发话语、冲突话语本身和结束话语构成,其中冲突话语本身包括批判话语及其回应话语,批判话语和回应话语时常还嵌有铺垫话语。先发话语在对方看来意味着某种理性的偏离,从而引发双方围绕相关理性的批判与协商,即冲突话语本身。批判话语传达针对理性偏离的批判,回应话语表达与理性批判相关的回避、辩、反击或认可,铺垫话语是理性批判或回应前的准备,结束话语标志理性协商的终止。

关键词:冲突话语; 理性; 话语结构;理性协商

摘自:《外语研究》2020年第6期

01

引 言

......

从描述充分性角度看,一方面,现有冲突话语的三分和四分结构虽说简单明了,但却显得宽泛,不能足够充分地反映冲突话语的复杂结构;另一方面,冲突话语会话结构的具体分析虽然能够充分描述某类或某部分冲突话语的结构特征,但同时又缺少必要的整合和提炼,不利于对话语结构的整体把握。因此,本研究拟首先基于大量冲突话语语料的结构分析,呈现各结构成分间的线性和层次关系,归纳出冲突话语的基本结构。

从解释充分性角度看,现有研究侧重结构描述,描述有余而解释不足,缺少一以贯之的理论主线来解释各个结构成分之间的意义关联,不利于深入理解冲突话语的发展过程,对冲突话语解决的启示意义亦受到局限。而冲突话语可以视为解释、澄清或论证过程(Eisenberg & Garvey 1981;Gruber 1998;赵英玲、狄艳华2009),也可以理解为理性的沟通与协商过程(张结根2019)。因此,本研究还将采用理性视角来解释冲突话语基本结构成分,揭示理性如何贯穿冲突话语始终,将冲突话语各个基本成分串联成一个整体。


02

冲突话语的基本结构

语料分析发现,一段完整的冲突话语包括上节提到的五个主要成分,共由十个话步组成,它们之间的线性结构和层次结构如下图所示:

从横向结构关系看,一段完整的冲突话语的推进流程大致如下:1先发话语前件→2先发话语后件→3铺垫话语前件→4铺垫话语后件→5批判话语(冲突话语前件)→6铺垫话语前件→7铺垫话语后件→8回应话语(冲突话语后件)→9结束话语前件→10结束话语后件,其中3-8环节是冲突话语本身,可以多次循环直至结束话语出现。如前所述,除批判话语为必要成分外,其他成分中的一个或多个都可能缺位。

从纵向结构关系看,一段完整的冲突话语包括三个一级成分:先发话语(话步1和2)、冲突话语(话步3-8)和结束话语(话步9-10),其中冲突话语是主体,可以分为批判话语(话步3-5)及其回应话语(话步6-8),属于二级成分。批判话语及其回应话语包含的铺垫话语(话步3-4和6-7)划为三级成分。与引言所提及已有研究描述的冲突话语结构相比,本研究归纳出的基本结构最大的不同在于:将铺垫话语这一重要成分纳入基本结构;不仅呈现了各结构成分之间的线性关系,还展现了它们之间的层次关系。


03

基本结构的理性解读

正如Maynard(1985)所说,先发话语在另一话语主体看来预设了“某种规则或规范遭到背弃”,规则或规范可以理解为某种理性依据,背弃这些理性依据即构成理性偏离。包含理性偏离的先发话语是后续理性批判、协商的起点。

冲突话语中出现的理性偏离可能会对交际目标的实现、主体间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所涉主体一般不会放任不顾。他们会对这些理性偏离进行批判、纠正,或要求对方澄清,以达到缩小理性差异、纠正理性偏离以达成理性的理解或共识,于是便有了批判话语。

如前所述,批判话语的回应方式有以下四种:回避、辩护、反击和认可。回避是话语主体回应理性批判的一个权宜之计,它将理性差异暂且搁置,通常表现为试图通过转移话题而退出当前冲突话语。与回避相比,辩护是对理性批判的一种正面回应,它有利于增进了解理性差异和维持理性磋商,还可能产生正面的语用效应(冉永平2010),如例[2]。反击是一种以攻为守的回应方式,即对另一方理性批判话语不予正面回应,而是反过来指出对方话语中的理性不足,如例[3]。此时,反击话语本身也构成新的理性批评话语。认可指一方认可另一方的理性批判,标志着双方在当前问题上取得了理性的理解或共识,此处不再另作例证。

铺垫话语用于引出对方理性依据,进而为自己的理性批判或理性回应铺垫,做到有的放矢。发起理性批判的一方在批判前往往会事先询问或确认相关事实情况或观点,如例[1];受到理性批判的一方在回应时也常常会做类似的话语铺垫,如例[5]。

结束话语是冲突话语发展的转折点,标志着冲突话语经过若干轮理性协商后走向结束。它是以下三种情况下说出的用以结束冲突话语的话语:一方无意继续理性协商或双方僵持不下而选择退出理性协商,如例[4];或一方认可另一方的理性,如例[2];或者双方达成理性的妥协,如例[6]。

综上所述,冲突话语的各个结构成分都体现了理性的存在与作用。先发话语之中带有理性偏离,是冲突话语发生的导火索。批判话语试图指出、纠正理性的偏离,回应话语是对对方理性批判的回避、认可或反击,或是对己方理性的解释与辩护。铺垫话语是理性批判或回应前的准备,是对相关话语理性前提的确认。结束话语是明示退出或结束理性协商的话语。


04

结 语

冲突话语结构更全面而深入的描写与解读有利于理性地理解和解释冲突话语,更好地通过话语协调人际关系。本文基于大量冲突话语语料的结构分析,归纳出体现冲突话语主要成分线性和层次关系的基本结构,深化了对冲突话语结构的认识。对冲突话语基本结构的理性解读将冲突话语的这些主要成分串联成一个意义连贯的整体,同时再次验证了冲突话语就是理性的批判与协商话语。

本研究是冲突话语理性分析系列研究之一,主要从整体上分析冲突话语的基本结构,还未及充分利用本研究语料对冲突话语的理性偏离、理性协商及协商结果等作具体分析。此外,本次研究的语料分析发现了一些特殊形式的冲突话语,比如没有冲突性回应的单方面冲突话语、批判对象不在场的冲突话语、极端情绪化的冲突话语、(非)权威第三方介入的冲突话语等等,尚未详细论述,留待以后继续研究。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根根的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