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writing an exact man.

唐·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欢迎关注

索绪尔的语言哲学思想

发表时间:2015/9/5  来源:课程作业  作者:站长原创  浏览次数:20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索绪尔的语言哲学思想

——读《普通语言学教程》所思



书名:《普通语言学教程》

作者:[瑞士] 费尔迪南·德·索绪尔 (Ferdinand de Saussure)

译者:高名凯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1980年第一版(1999年第五次印刷)


一、导言

但凡对语言学有一点了解的人都听说过索绪尔其人和其所著《普通语言学教程》(下称“《教程》”),索绪尔本人被尊为“现代语言学之父”,他的《教程》则被奉为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之作,同时也被列为语言学专业的必读书目之一。索绪尔在《教程》中用一系列二分思想来构建的语言学理论被誉为“语言学哥白尼革命”。现代语言学理论,如语用学、句法学、语音学等,甚至心理学、社会学等一些人文科学都与索绪尔在《教程》里阐释的理论和概念有着这样那样的渊源。

索绪尔虽然不是一位哲学家,但他在语言研究中透射出的哲学思想是西方哲学语言转向的一个重要思想来源(刘艳茹,2007)。要透彻理解索绪尔语言学思想和理论就必须了解这些思想和理论背后蕴涵的语言哲学思想,在此本人意欲尝试结合《教程》内容和参考相关研究谈一点有关索绪尔语言哲学的个人想法,以加深对索绪尔思想的理解和对语言哲学的思考。


二、《教程》内容要点


() 章节概览

高名凯的这本《教程》中译本正文共计307页,由绪论和五编组成。绪论(17-99)设七个章节和一个附录,简述语言学的历史及其与其他科学的关系、语言学的对象、语言的内部要素和外部要素、语言与文字和音位学。第一编一般原则(100-143)主要讲解语言符号的性质、符号的不可变性和可变性,以及静态语言学和演化语言学中的种种理论问题。第二编共时语言学(144-193)分八章,除概述外分别论述语言的具体实体、同一性、现实性和价值、语言价值、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语言的机构,语法及其区分和抽象实体在语法中的作用等。第三编历时语言学(194-265)也分八章,除概述外分别叙述语音变化、语音演变在语法上的后果、类比、类比和演化、流俗词源、粘合、历时的单位、同一性和现实性等。第四编地理语言学(266-295)分四章,分别讲述语言的差异、地理差异的复杂性、地理差异的原因和语言波浪的传播。最后一编回顾语言学问题(结论)(296-323)分五章,分别叙述历时语言学的两种展望、最古的语言和原始型、重建、人类学和史前史中的语言证据以及语言系属和语言类型。


() 要点归纳

《教程》的语言和语言学理论涵盖范围广,其要点可归纳为以下几点:(1) 区分语言和言语。语言“既是言语机能的社会产物,又是社会集团为了使个人有可能行使这种机能所采用的一整套比不可少的规约”(p30)。“言语却是个人的意志和智能的行为”(p35)(2) 区分内部语言学和外部语言学,前者研究与语言系统直接关联的内部因素,后者研究与语言系统内部没有直接关系的外部因素。(3) 区分共时和历时。“共时语言学研究同一集体意识感觉到 的各项同时存在并构成系统的要素间的逻辑关系和心理关系。历时语言学,相反地,研究各 项不是同一集体意识所感觉到的相连续要素间的关系,这些要素一个代替一个,彼此间不构成系统”(p143)(4)“系统”学说。“语言是一个系统,它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而且应该从它们共时的连带关系方面去加以考虑”(p127)(5) 语言符号的任意性。索绪尔把语言符号看作是有所指(概念)和能指(音响形象)构成的心理实体,并指出语言符号最重要的性质是任意性,即所指和能指之前的联系是任意的。(6)“价值”理论。“语言系统是一系列声音差别和一系列观念差别的结合,但是把一定数目的音响符号和同样多的思想片段相配合就会产生一个价值系统”(p167)(7) 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在语言状态中,一切都是以关系为基础的”(p170)。句段关系是要素在言语链条上排列的结合关系,聚合关系是各个有某种共同点的要素在人们记忆里的类聚关系。

上述索绪尔语言理论的七个要点是有内在联系的(索振羽,1994)。区分语言和言语以确定语言学的真正对象;区分内部要素和外部要素以达到“就语言而研究语言”的目的;区分共时和历时以确定研究重点是特定语言的共时状态;至于“系统”、符号任意性、“价值”、 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则是共时描写的一整套基本概念:从特定共时状态的语言是一个系统的观念出发,借助“价值”划分出该系统的单位(符号或要素),然后再论述单位之间的关系,最后,揭示出该共时状态的语言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系统。下面改自王寅(2013b)的图形可以比较直观地显示《教程》的内容要点和相互关系。


三、索绪尔的语言哲学思想


() 引言

语言哲学是围绕语言这个主题展开的哲学探讨,只要是对语言现象、语言性质和语言结构等做出哲学性思考和研究的理论,我们都可以把它归结为语言哲学的范畴((江怡,2014))。语言哲学的基本议题有语言的本质、语言的意义、语言与现实、语言与思想、语言与人等。

作为现代语言学的经典开山之作,主要回答语言学研究的对象是什么,即语言是什么的问题,其本身就包含有语言哲学思想。《教程》中关于语言本体的研究、第一特性——任意性、语言的意义、语言与思维关系等最能体现索绪尔的语言哲学思想。


() 语言的本质

传统的语言研究把语言视为一种表达交流的工具,没有深入研究语言本体,没能认清语言的本质、内部结构。索绪尔批判语言工具论,颠覆了“人主体中心说”和“语言是客体”的传统。自他之后,人们对语言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语言已经不是作为工具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语言作为一个本体成为哲学的第一要素。《教程》所呈现的语言是一个自足的体系,一种系统的存在,一种符号的存在,一种形式的存在,代表了看待和研究语言的全新视角。

语言是一个由语言成分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所组成的结构体系。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语言符号是音响形象和概念的结合,它即不是音响形象的系统,也不是一系列概念的系统,符号系统由横向组合关系和纵向聚合关系构成。

语言不是实体,仅是形式,主要是指“语言符号的内部结构(能指和所指相结合产生的形式)”以及“语言符号间各结构关系(横组合、纵聚合、差别、对立等)的总和”,可合称为“关系形式”。他用象棋作比喻,用什么实体材料做棋子并不重要,关键是它们在棋盘游戏系统中各棋子之间的关系或相对于整个游戏的位置,即“关系形式”。

索绪尔强调语言是“独立于个人言语的、内在的、封闭的、共时的”规则系统,是一切言语活动的基础。语言结构具有系统性、客观性、永恒性、自治性、先验性、首位性,从而确立了他的“关门派”思想,将语言从人类生存的社会、个人主体、实际言语交际中割裂出来,单独加以论述。语言符号意义与外部世界无关,仅产生自它在语言系统中的位置和价值,即事物本身的功能没有它在系统中的价值重要,只有求助于关系形式才能揭示出语言的本真面目(王寅,2014264-265)

需要注意的是,关于语言活动的研究都可以称作语言学,索绪尔语言学只是“语言”的语言学,它是和“言语”的语言学并列的研究语言的两条互补但不可同时选择的路径。我们不能因为索绪尔反复强调语言的心理形式、符号系统,而得出他忽视语言使用、语言社会属性的结论。


() 语言的意义

关于语言意义的本质和来源,先后出现了四种不同的流派:意义指称论(meaning as reference),认为意义来自语言所指称的外部世界;意义能指论(meaning as intension),代表观点有概念论和命题论;意义应用论(meaning as use),认为意义取决于语言是如何被使用的;结构主义语言观(language as mental system),强调语言的系统性和自足性(丁言仁,2009I-VIII)。王寅(2013b)认为索绪尔肯定了解语言哲学家的观点并受到语言哲学观点的启示,他的语言哲学理论可以看作是语言意义“内指论”(意同前句所提“能指论”)的代表,如同罗素的摹状论。

索绪尔确立能指与所指关系的任意性,本质上是拒斥词语意义指称观的逻辑后果,切断了语言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是在语言系统内寻找意义落脚点的第一步。第二步是以“系统”为参照,以“价值”为概念的本体,确立语言符号(具体来说是符号能指)的意义 (霍永寿,2014)。这样的一种意义不是由符号系统外的世界或其他任何因素决定的,而是符号系统本身分配的结果。也就是说,语言系统的构成要素——语言单位自身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在系统中才能确定它们的意义,系统先于要素而存在。

语言符号不以个体形式单独存在,存在差别系统中。符号意义来源于符号之间的差异性,以及横组合和纵聚合的关系。任何一个符号的意义只有把它放在与它相关联的其他符号的关系当中,我们才能真正地理解这个符号(江怡,2014)。语言之所以会有意义,就在于它的社会性。人类的发音器官发出的声音与自然界的其他声音没有太大的差别,是社会赋予人类所发的声音以意义(刘艳茹,2007)

实际上,索绪尔没有专门讨论语言符号的意义(书中的“意义”对应原著中的“la signification),更多地关注语言符号的价值(la valeur)。意义处在音响形象的对立面,似乎就是概念,而价值是连接音响形象和概念的语言符号相对于其他语言符号的位置与关系。在关门策略下,讨论意义势必要讨论语言符号的外部因素,而这在索绪尔看来并不是语言学研究的重点对象。

与摹状论一样,索绪尔的语言意义观难以用来解释语言的产生与发展。语言的发展和变化是内部因素还是外部因素造成的?又是如何发生的?发生了变化以后原先的语言符号系统是如何消化调整的?语言是如何习得的?在解释这些问题时,我们将会陷入循环论证。比如:我们通过与红色、绿色、黑色等定义蓝色,但是在定义蓝色之前我们又必须得定义红色、绿色、黑色等。需要多少其他符号的对比差异才能确定一个符号的价值,如果多了或者一个对比的概念,又将如何?


() 语言与思维

关于语言与思维关系的论说,最著名的要数萨皮尔-沃尔夫假设,该假设强调了语言对思维的影响、甚至决定作用。据此,语言和思维是两个不同的并行主体。不过,在索绪尔看来,语言本身就是思想,他否定了传统语言哲学和分析性语言哲学认为语言与思想同构的理论假设。

思想本身好像一团星云,其中没有必然划定的界限。预先确定的观念是没有的。在语言出现之前,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语言对思想所起的独特作用不是为表达观念而创造一种物质的声音手段,而是作为思想和声音的媒介,使它们的结合必然导致各单位间彼此划清界限”(p157-158)。如此,语言既创造思维,又表达思维,语言成了一切的主宰,着实“存在的家园”,语言就是思维。“语言还可以比作一张纸:思想是正面,声音是反面。我们不能切开正面而不同时切开反面,同样,在语言里,我们不能使声音离开思想,也不能使思想离开声音”(p158)

联系语言的产生与习得,我们发现索氏的语言思想关系论确有一定道理。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思维方式,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逐渐发展的思维方式,与原始思维方式一同发展,演变成今天发达的思维方式和交流方式。婴儿头脑中本就有早晚、大小、远近、亲疏、因果等概念,语言音响形式的习得激活了先在的心理语言和模糊思维,使得他们对世界的认识越来越清晰。

然而,语言和思维的模糊性和清晰度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不存在完全清楚的语言和十足清晰的思想。为什么有些感觉或概念是语言无法表达或无法完全表达的呢?是不是这些感觉或概念不属于思维?怎样清楚程度的语言表达出来的思维才算作思维?等等。所以在弄清语言与思维的关系之前,必须给出语言和思维的可行性定义。


四、结语

虽然已经前后读过《教程》两三遍了,但对书中的很多问题仍一知半解,缺乏准确的把握。比如:意义和形式的关系是什么?价值和意义是一回事吗?符号本身有没有意义?赋予符号意义的是什么?或者说符号系统和意义系统是如何形成的?因此还需要多读、精读、深思,并向有关学者请教,才能加深理解和认识。

关于索绪尔研究和语言哲学研究,本人仍处于接受性学习阶段,本文是在浅读《教程》后,结合部分专家观点,望文生义,堆砌出的零星的不成系统的想法。他日定当重新细读该书和相关文献,争取在恰当理解百家思想的基础上自成一家之言,提出一些建设性的见解。


主要参考文献

陈嘉映.《简明语言哲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丁言仁.《语言哲学:在现代西方语言学的背后》[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9

霍永寿.从指称到表义:论索绪尔语言哲学的本质特征[J].外语学刊,2014(2)1-6

江怡.作为哲学家的索绪尔[J].外语学刊,2014(1)1-8

刘艳茹.索绪尔与现代西方哲学的语言转向[J].外语学刊,2007(4)17-21

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M].高名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索振羽.索绪尔及其《普通语言学教程》[J].外语教学与研究,1994(2)51-56

王寅.索绪尔语言学哥白尼革命意义之所在()[J].外国语文,2013a(1)1-7

王寅.再论索绪尔与语言哲学[J].山东外语教学,2013b(1)8-14

王寅.语言哲学研究——21世纪中国后语言哲学沉思录(上、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

张延飞,张绍杰.索绪尔语言哲学思想中的几个核心概念的比较与诠释[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5)162-164

Saussure, de F. 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 (trans. R. Harris) [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1.

Saussure, de F. 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 (trans. W. Baskin) [M].New York: Philosophical Library, 1965.


后续参考文献

张绍杰.语言符号任意性研究——索绪尔语言哲学思想探索[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赵蓉晖.索绪尔研究在中国[C].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Gasparov, B. Beyond Pure Reason: Ferdinand de Saussure’s Philosophy of Language and Its Early Romantic Antecedents [M].New York:ColumbiaUniversityPress, 2012.

Saussure, F. Writings in General Linguistics [M].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 2006.

Saussure, F. 普通语言学手稿 [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

Tantiwatana, A. On Ferdinand de Saussure’s Philosophy of Language: An Investigation of Difference [M]. Suarbrukeken: LAP LAMBERT Academic Publishing, 2010.

Thibault P., J. Re-Reading Saussure: The Dynamics of Signs in Social Life [M].LondonandNew York: Routledge, 1997.

Zhang, Y., S. ZHANG. How and Why Saussure is misread inChina: A historical study [J]. Language & History, 2014 (2): 155–173.

上一篇:语用理性刍议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根根的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