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writing an exact man.

唐·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欢迎关注

人名学蕴藏语言学价值

发表时间:2021/2/25 10:36: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纪秀生  浏览次数:25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人名能提供文化信息。汉语姓氏用字中,有一批上古的姓,大都是从“女”的,如“姬、妫、姚、姒、姑、嫪”等,而且“姓”字本身也从“女”,以区别于“氏”(上古男子不称姓,只称“氏”)。这揭示出上古社会婚姻制度方面的痕迹。我国一些少数民族中,在20世纪30、40年代,还实行“母子联名制”或非婚子女与舅父联名的制度,这可能都反映出母权制度的曾经存在及其残余形式。

  人名能提供考据佐证。在农业史上牛耕何时出现,是个颇有争议的问题,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认为其始于汉代。但宋代的叶梦得则提出,牛耕在春秋时期就出现了,人名就可作为依据。例如,《左传·昭公元年》有太宰伯州犁,《论语》中记载孔子的弟子有叫冉耕(字伯牛)、司马牛(名犁)的。耕、犁用作人名,且与牛相对,说明最晚在春秋时期牛耕就已相当普遍了。再如,三国蜀汉后主刘禅,名字中的“禅”字应以四声读作“shàn”,根据是“先主刘备初无继嗣,养罗侯寇氏之子为子,取名刘封,是为兄;及至甘皇后生下阿斗,名之曰刘禅,是为弟。伯仲之名,语义相关密切。封禅,为秦汉以来历代帝王之祭典:祭天曰封,祭地曰禅。刘禅之名‘禅’,与其表字‘公嗣’,‘相承为义’。行封禅之祭典,受君权于天地,其象征意义是帝王继承王位,接续统治”。

  人名可以见证人类的分布和迁徙。陈、林两大姓氏在福建特别集中。据说,这与此两姓的先祖很早来闽生活有关。相传,舜帝后人妫满被周武王封于陈地(今河南境内),后陈国被楚国所灭,陈国的子孙就以国名作为自己的姓氏,繁衍至今。陈姓在两千年前入闽,记载中最早的名人是汉代的陈寨。林姓也是古老姓氏,林姓入闽,是在一千七百年前的西晋。堂号“九牧”的林氏先祖,正是西晋人林披。

  人名能提供风土人情的信息。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会对宝玉“抓周”的情节有深刻印象。抓周就是让孩子在满周岁时抓取物品以预测其志向或命运的活动。这种习俗反映到人名中,就产生一种抓周起名法。此法曾经在我国江南一带相当流行。当代著名学者钱锺书,其“锺书”之名就源于抓周。据说他一周岁时竟抓起一本书,于是父亲便为之取名“锺书”(钟情于书)。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起名风俗。云南剑川地区的白族,以月亮为吉祥、幸福的象征,所以多以“月”起名,表达对儿女的祝福;而云南祥云地区的白族,则喜欢用“虎”为孩子起名。显然,前者是原始自然崇拜的表现,而后者则是原始图腾崇拜的遗痕。

  人名能提供词语运用的理据。由人名构成的词语,像“杜康酒”、“东坡肉”、“哈雷彗星”之类的“物带人名词”,更有助挖掘出蕴藏其中的文化理据和内涵。浙东一带有一种名为“光饼”的点心,据施鸿保《闽杂记》介绍,“光饼,戚南塘(戚继光的号)平倭寇时,制以备行军路食者。后人因其名继光,遂以称之。”宋代苏东坡在杭州做刺史时,疏浚西湖以利农业,百姓抬着猪、担着酒来感谢,苏东坡叫家人把肉制成红烧肉,连酒一起送还百姓,家人却把“连酒一起送”听成了“连酒一起烧”。不料如此烧制,肉更加香酥味美,百姓吃后赞口不绝,遂称之“东坡肉”。

  人名能提供阅读钥匙。在我国小说史上,曹雪芹算是第一个自觉地、全面地、卓越地运用人物命名这一艺术手段的作家。以袭人的名字为例,袭人原名珍珠,此时是贾母的奴婢,成为宝玉的奴婢后改称“袭人”,前一取名者是贪图富贵的俗老太太,而后一取名者则是惜香怜玉的多情公子,两个名字体现了取名者迥异的文化修养、人生旨趣、审美兴味和情感态度。“珍珠”表明贾母将奴婢视为如金钱般可任意支配、取予的所有物;“袭人”则表明命名者贾宝玉是以一种审美者的态度来看待袭人,表现了贾宝玉的精神境界、情感追求和人生寄托。

  人名能提供学科帮助。人名学与语言学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人名是专有名词,属语言中语汇的一部分,人名的三要素“音、形、义”又和语言学的各分支学科有密切关系。人名学的研究,可以为语言科学提供语言史、语言结构、语言接触、语言亲属关系和语言地理分布等方面的重要启示。近期,从社会语言学(社会范围内的人名命名方式和人名的管理等)、应用语言学(人名的规范化、国际间人名译音的研究和人名的发展趋势等)和心理语言学(心理人名学和人名观相学等)等角度提出的有关人名学研究的课题越来越受到重视。

  人名学是一门应用性学科。就目前人名学所着重研究的一些问题而言,如姓氏的改革、人名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起名方法的分类和总结、人名用字的规范化、人名译音的规范等诸多问题,都会对社会实践产生重要的影响。人名学不但蕴藏语言学价值,也是研究历史的重要“资料库”。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根根的个人网站